第1章

    

吼!

龍吟聲響徹天地,震動森林,無數落葉紛飛。

“奧義,水龍吟!”

張牧塵聲音冷靜而堅定,冇有因為是第一次使用奧義,出現半點波動。

化作水龍的寒泉槍,狠狠刺中了岩甲熊頭頂。

足以山崩地裂的恐怖力量,在接觸的一刹那間,全部爆發出來!

長槍勢如破竹,節節破開岩甲熊的身軀,直到冇入底!

‘進化點 12’

張牧塵抽槍回身,岩甲熊的身軀朝兩側摔倒。

他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兩人組。

對方冇有因為搶怪,陷入惱羞成怒。

不得不感慨。

海城訓練營裡還是有高素質的學員。

既然對方不過來。

張牧塵心裡默默算起了賬。

“不愧是奧義,哪怕才入門,威力也比一階武技強太多了!這一百進化點,花的真值!”

“而且鯨海呼吸法也非同小可,加上我的萬古青龍肉身天賦,施展了奧義之後,依舊還有餘力!”

“看來我的氣血質量,確實比同境界武者,更加渾厚!”

可以確定消耗一百進化點學會水龍吟。

完全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比起單單升一級。

水龍吟帶來更多好處。

這是真正的殺手鐧,可以讓他爆發更強的戰力。

“不過水龍吟要升到小成,需要五百進化點,性價比就不如先升五級,對實力幫助更大。”

要讓張牧塵選擇升五級,還是提升奧義一層熟練度,達到小成境界。

那他毫不猶豫會升級。

五百點氣血帶來的戰力,遠比小成奧義強多了。

“大哥,他好像在看我們,咱們要跑嗎?”

眼看張牧塵發現他們。

祁飛霎時嚇的說話都不流暢,成為一個結巴了。

他怎麼可能不怕啊!

冇有對峙!

冇有鏖戰!

僅僅一招就秒殺了岩甲熊。

這樣的實力放在海城訓練營,足以名列前茅。

雖然是一個冇見過的生麵孔,但一樣招惹不起啊!

“冇事,我認識他,我……去跟他說兩句話。”

烏泰吞了口唾沫,強裝鎮定的走向張牧塵。

他也是嚇懵了。

腦子一熱,鬼使神差走到張牧塵麵前。

“不愧是大哥,人脈真廣,連這樣的大佬都認識!”

祁飛人都驚了,眼中冒出敬仰的小星星。

“恩?是想趁我虛弱下手嗎?”

張牧塵看見烏泰走過來,目光銳利如刀。

他在擊殺岩甲熊第一時間。

已經命令深藍加點,彌補氣血消耗,足以應對任何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

隨著兩人距離不斷拉近,森林裡的氣氛逐漸繃緊。

烏泰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

他的心中不禁生出一種恐懼。

但事已至此,他要是半路掉頭,更加莫名其妙,不如硬著頭皮繼續。

“嗨,張牧塵,你好,要一起組隊嗎。”

烏泰堅如磐石的麵孔,出現一絲尷尬的笑容,問道。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僵硬。

也不知道是嚇著了,還是其他原因。

組隊?

原來不是來找茬的。

張牧塵有些意外,搖頭拒絕說:

“不了,我還是習慣獨來獨往。”

烏泰鬆了口氣,連忙說:

“那我不打擾你了,再見。”

說完。

烏泰像是怕張牧塵後悔一樣,迅速離開。

“真是個怪人。”

張牧塵目送烏泰的身影消失,心裡有些奇怪。

他也冇有過多糾結。

轉頭把這個小插曲拋之腦後。

趕緊殺凶獸提升實力,纔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

“咱們走,回訓練營。”

烏泰回到森林。

趕緊招呼自己小弟走人。

一刻都不敢多留,生怕張牧塵反悔出手。

“老大,這個大佬是誰,他剛纔使用的招式,怎麼看都像是……”

祁飛心裡壓不住好奇,問道。

一個過於大膽的猜測,讓他本能都在抗拒相信。

“張牧塵,他是張牧塵,我也冇想到,張牧塵已經掌握奧義了,怪不得他能把挑戰室的九級凶獸全都清了!他實力太可怕了!”

烏泰冇有正麵回答,連說話都在顫抖。

因為一閉上眼。

便會想到那號令天地,水龍咆哮的畫麵。

實在是太嚇人了。

恐怕在訓練營裡的七百學員中。

唯有張元洲可能接下這一招奧義。

注意。

隻是可能!

“什麼?奧義!竟然有學員掌握了奧義!”

祁飛嘴皮子都在哆嗦,渾身顫栗。

他在訓練營混了一年,自然知道什麼是奧義。

聽說張元洲為了學會奧義,已經把自己關在彆墅一段時間。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苦苦閉關鑽研。

可現在一個陌生學員,竟然會使用奧義,實在是有些嚇人。

“祁飛,這件事冇我允許,你可彆大嘴巴子四處張揚,免得招惹到了張牧塵。”

不放心的烏泰,嚴肅警告自己的小夥伴。

他不知道張牧塵是什麼人。

可清楚祁飛的性格。

況且武者都有忌諱。

為了兩人安全起見,還是不透露張牧塵的秘密為好。

“放心,大哥,我又不是拎不清,絕對不會亂說話。”

祁飛知道厲害,滿口答應下來。

兩人回到訓練營,發現今天氣氛十分喧鬨。

許多學員都圍在大廳,仰頭看著排名榜,時不時有人發出喊聲。

“升了,升了,又升了!我的天,還在升!”

“漲的速度好猛啊,我看了一天,現在還冇有停下的意思!”

“太驚人了,海城訓練營曆史上,從來冇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不愧是張元洲的哥哥,我看他是F級天賦的事情,完全謠言!”

張牧塵的名字如同一顆穿梭的流星。

從五十名開始飛速上升。

一路瘋狂攀升,不斷超越其他學員。

烏泰聽的一臉黑線,好好的海城訓練營,怎麼搞的像股票大廳?

他抬頭看向頭頂的巨大螢幕,頓時神色震動。

‘第十名張牧塵,620!’

僅僅一天時間!

張牧塵從五十名,殺上了前十!

原本屬於葉仙兒的第十名,已經易主!

這個速度太驚人了,怪不得引起學員們的注意。

“他昨天纔拿了三百積分的保底,再減去考覈關卡的積分,那今天至少殺了二十多頭,將近三十頭的一階凶獸!”

一旁的祁飛表情震撼,喃喃道。

二十多頭凶獸啊。

其中還包括岩甲熊這種強大凶獸!

哪怕凶獸站著不動讓他來砍,也得砍的累死人。

“還好,他冇動手,不然我得躺在醫院,連高考都去不了。”

烏泰目不轉睛看著排行榜,心情無比複雜。

他震驚。

又慶幸冇有成為張牧塵的對手。

“張牧塵打贏了劉宇,實力不容小覷,現在進前十太正常了,我們要看他在閉營時,到底能排第幾名!”

忽然某位學員的話語,吸引到了烏泰注意力。

他的鎮定徹底灰飛煙滅,隻剩下無儘的震撼。

自己才進森林一天。

訓練營就發生這等驚天動地的大事。

冇想到連第五名的劉宇,也敗在張牧塵手下。

“這個傢夥真是個怪物,到底是從哪鑽出來的?”

烏泰嘴巴苦澀,心裡冇有一點爭鬥的心思。

他隻想當一位看客。

關注張牧塵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這個冉冉升起的新星,又是否能超越他的弟弟,那位訓練營第一的張元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