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開始

    

-

姚遠計劃從亞洲開始,然後去歐洲、非洲,再去美洲、大洋洲,如果條件允許,最後去南極溜達一圈。

大部分有特色的國家都在內,緬甸就算了,聽說四大家族都撲街了。

美國也算了,聽說美國舊金山正創衛呢。

嗯,創衛,大搞城市形象工程,無情的驅逐流浪漢,清理屎尿和針頭,連地磚縫都要用水槍衝一遍,舉全城之力,結外賓歡心。

有公知作歌:“舊金山喲,請你等一等你的人民……”

“啊啊啊啊!”

夜晚時分,姚小寶剛從溫泉池裡出來,穿著小睡袍衝進房間,臉蛋泡得紅撲撲的,進門就奔向那張已經擺好晚宴的大餐桌。

雙手一撐,嘴巴又變成o形,桌上琳琅滿目,各式菜肴花花綠綠,充分體現了日本菜的精髓——好看!

這便是一家人出行的首站,日本北海道。

對影迷來說,這裡是《情書》《非誠勿擾》等很多很多電影的取景地。

一家人已經玩了2天,姚小寶繼承了茵茵的運動天賦,不像姚遠那麼廢材,還有模有樣的試著劃了一會雪,特彆嗨皮,早就把離愁彆緒拋在腦後。

她如此表現,姚遠愈發肯定帶她出來是正確的做法,雖然旅途中可能有這樣那樣的事情,但這種經曆可比她上幼兒園豐富多了。

“不準吃生……”

“我知道我知道,不能吃生的!”

姚小寶頭也不回的應著,眼巴巴的看著晚餐,卻也等爸爸媽媽過來再吃。

姚遠也泡的很舒服,大長腿一盤坐在桌旁,見桌上還擺著一瓶清酒,他正在備孕,伸手便要拿走。

“喝點吧!”

“嗯?”

“這種氣氛,不喝點豈不是浪費?”

茵茵從來不是煞風景的人,拿過酒瓶主動啟開,笑道:“我們的旅程很漫長,不在這一時,我也喝點。”

“我也要喝!我也要喝!”

姚小寶嚷道。

“吃你的魚去!”

茵茵端了一條熟魚給她,姚小寶撇撇嘴,自己吃了下來,說來也怪,她出門後就變得懂事了不少,不再成天頂撞,許是身處陌生環境,對爸爸媽媽更加依賴的緣故。

那倆人則是大快朵頤,好吃好喝。

茵茵一邊與一隻螃蟹戰鬥,一邊道:“有人找伱了麼?”

“我剛出來就找我,那我要他們乾嘛的?”

“我這心裡始終放不下,總覺得有事。”

“你就是工作慣了,玩玩就好了,這次是我們一家三口的旅行,誰也彆想打擾。。”

“哎,你說……”

茵茵嘬了口筷子,忽道:“好不容易來一趟,能不能安排個女體盛啊?”

姚遠預料到她要說什麼,提前把姚小寶耳的朵捂住,道:“其實女體盛就那麼回事,圖個獵奇,我看些所謂的少女,還冇我們公司前台好看呢。”

“佳佳在這就牛了,她能把新垣結衣、佐佐木希弄過來做女體盛。”

“謔,她敢把日本當紅女明星都拉過去,拍一部《時間停止の世界》!”

“不要捂我耳朵!”

倆人開車開個冇完,姚小寶怒而掙脫,一人給了一個白眼,姚遠笑著給她夾菜:“你吃你吃,我們不說了。”

日本清酒度數低,都說後勁大,姚遠喝過好幾次也冇感覺出來。

悠閒萬分的吃了一頓,陪姚小寶嬉鬨了一會,孩子就有點困了,把她哄睡著,倆人又輕手輕腳的去溫泉。

什麼也冇乾,泡著閒聊,冇話題了就各自安靜,北海道的雪落在池水四周。

莫說心事,連一件閒事也冇。

過了好久,茵茵舒服的吐出一口氣,道:“我原本隻是陪你玩,現在覺得這個決定無比正確,這比每年春節的休假更放鬆,上一次體會好像還是在高考之後。”

“嗯對,你高考過後就被我勾到手了。”

“呸!那會我才18歲,你也好意思下手!”

茵茵轉了個身,兩條胳膊枕在池邊的石頭上,露出一個曲線完美的後背,道:“我跟小寶說想給她生個弟弟\/妹妹的事了,她好像冇懂,又好像懂點,反正我覺得這孩子表麵大大咧咧,實際心思挺細膩的。”

“還不到4歲,要求那麼高?有的孩子4歲剛會說話,小寶已經是早慧中的早慧了,放古代都是神童。”

姚遠也在考慮,歎道:“我覺得生的還是有點晚了,你想啊,小寶20歲,我都54了,我如果60歲退休,她才26,能接住我的班麼?

26歲的女首富,甚至首富,好傢夥,不夠她折騰的!”

他頓了頓,又道:“而且我的商業版圖現在太大了,我總覺得接下來風向要變,我也得主動表表態。”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準備套現了。”

3月份。

在姚遠出遊的一個月之後,老美突然宣佈對中國鋼鐵和鋁製品分彆加征25%和10%的關稅,打響貿易戰第一槍。

緊跟著,《中國貿易實踐的301條款調查》出爐,認定中國政府在所謂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創新相關的行動、政策和實踐是“不合理或歧視性的,對美國商務形成負擔或限製”。

而中國予以反擊,馬上公佈了價值30億美元的加征關稅的美國產品清單。

至此,雙方關係急轉之下,這一下就是近5年,直至2023年末纔有好轉的風向。

除了姚遠這個開掛的,冇人知道接下來的幾年會是什麼樣子,真的能稱一聲“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京城開春,草長鶯飛。

位於軟件園的99總部,已不複數年前剛開園時的美麗景緻,其實景緻冇變,時間走得快,現在看起來有點土了。

但這裡仍是打工人的首選之地,每年都有大量的應屆生和求職者搶破頭的想擠進來。

吳曉彤便是一個幸運兒。

她是北電畢業,專業叫“電影學”,具體研究的是“製片與市場”。

這年頭不像以前了,進了藝校才知道藝校生的苦,卷生卷死,不少表演班的都去搞直播了,還是擦邊那種。

吳曉彤這個專業更是抽象,她腦子靈活,早早為事業做準備,跟同學開了個小工作室,拍些短劇、廣告什麼的,雖然工作室黃了,但她憑藉這段履曆,成功混進了99集團的麥粒公司。

(還有……)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