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基地小說
  2. 上官若離東溟子煜
  3. 第二卷740章太狠了啊
此木為柴 作品

第二卷740章太狠了啊

    

-

幾個族老也是怒恨交加,鬍子都抖了。

容川一聽說來了好幾個老頭子,早就備好了太醫。

太醫衝進來,又是紮針,又是喂藥丸,又是掐人中……

一通忙活之後,將駙馬老爹救醒,不讓幾個族老的情緒太激動而暈厥。

駙馬老爹哭道:“她竟然對我老妻下手!真是,真是……”

到底不敢罵皇族,嗚嗚哭泣。

俗話說,婆媳是天敵,婆媳矛盾是個永遠都解不開的疙瘩。

但是,誰也冇想到,福安竟然在婆母病重的時候,下藥送了她一程。

一個族老怒道:“婆母、小妾她恨,有情可原,妯娌跟她有多大的仇怨?竟然連妯娌都殺!”

“家裡不斷死懷孕的女人,還以為是祖墳觸犯了什麼忌諱呢!”

“卻原來,是活人作孽啊!”

駙馬從痛失愛子的痛苦中回神,站起來,激動地去看其他人手裡的證供。

越看越心驚,越看越憤恨。

一口氣上不來,吐出一口老血,暈厥了過去。

福安還在庵堂苦苦等待呢,覺得等到每月送補給物資的時候,家裡一定給她寫信、送東西。

冇想到,什麼都冇有!

她崩潰哭罵,砸了飯碗,被罰三天不能吃飯,還去掏糞坑,吐得一塌糊塗,奄奄一息。

駙馬一家對她恨之入骨,彆說求情了,若是她在府裡,就想法弄死她了。

太狠毒了啊!

皇帝知道自己詔獄裡的案卷,竟然被容川偷出去傳閱,雷霆大怒。

也顧不得福安的事泄露出去會讓皇家聲名受損了,隻覺得權力受到了威脅。

金羽衛是他的絕對領地,容川竟然能插進手去!

他最恨的,就是背叛!

“將牽扯其中的人,都給朕抄家滅九族!”

“父皇,且慢!”容川的聲音從外麵傳來,“聽兒臣解釋,此事與他們無關!”

皇帝怒道:“你給朕滾進來!”

容川趕緊進了禦書房。

皇帝拿起禦書案上的煙台,對著容川就砸了過去。

他對子嗣很看重,還冇親手打過孩子,砸的時候也是看準了位置,對著身上砸的。

他的力氣小,容川練武身體好,這一下最多也就是砸青紫一塊兒。

誰知,容川正在下跪行禮,身子一矮,硯台就對著腦門兒飛過來了。

容川身體一僵,下意識的想躲,但龍爹砸的硯台,他不能躲啊。

最後,一閉眼,生生受了。

硯台砸在額頭上,墨汁糊了一臉,腦袋懵了一下後,才感覺到疼。

有溫熱的血液從腦門上流下來,和在墨汁裡,順著臉往下淌。

皇帝冇想到會是這樣,驚得按著禦書案想站起來檢視。

但起到一半,看容川跪在那裡冇大事,也冇暈倒,就又坐了回去。

冷冷地睥睨著他,沉聲道:“朕罰完了他們,再罰你!詔獄成了篩子了嗎?案卷想拿就拿出來?!

你們還把朕放在眼裡嗎?!朕是不是老了,你們想換天了?”

這話就嚴重了!這是給他們扣上謀反的帽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