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詠 作品

第1章

    

王晏遲疑片刻,心想反正為了討好小皇帝,已經下了血本,隻打扮收拾第五朝露,就已用去了二百兩白銀給她製漂亮衣服、首飾,並令府中婢女教導她禮儀,此刻若得罪張詠,那簡直是愚不可及了。

王晏老謀深算,當即笑道:

“張都虞侯說哪裡話?本官剛纔是在思慮該貢奉些什麼珍寶,讓張都虞侯帶回京城,上呈給陛下。

張都虞侯請稍待。”

不到半個時辰,節度使府中親兵、下人們,已駛來百輛四駟的馬車,其車廂寬大,大約一輛可載三十名左右5、6歲的孩童。

第五朝露也由府中二名十二、三歲的俏麗婢女,從貴賓館中送了出來。

晉州節度使王晏諛詞如潮,和張詠著意節納,贈送了許多帶回京城給符太後和皇帝柴宗訓的珠寶,將張詠等百名禁軍和三萬餘名孤兒,親自送出了晉州城東南門。

張詠等人與晉州節度使王晏,揮手告彆,帶著傾城之色的第五朝露和三萬餘名孤兒一同啟程往汴京而回。

途中行了二天,這天張詠走到馬車旁,尋第五朝露說話。

見第五朝露打開車窗,欣然露出頭來,張詠不由微笑道:

“朝露姑娘,再走二天就能到京城了。

陛下仁義可親,你見到陛下一定會得到極好照顧的。

麵聖乃非同小可之事,有的事,大哥哥必須和你說清楚。

那天在晉州節度使府,我見你隨身帶著一柄短刀,這短刀可是你爹孃傳給你之物?”

第五朝露點點頭,絕美的小臉上難掩羞澀,道:

“大哥哥,你真聰明。

這把短刀是爹爹在世時的隨身配刀,爹爹過世後,孃親安葬了爹爹,就將這把短刀留了下來。

去年孃親病危時,擔心奴奴年紀太小,孤苦無依,就將這把短刀傳給了奴奴,並讓奴奴發下誓言來,決不能辱冇了爹爹的威名。”

張詠歎了口氣,心想:“朝露姑孃的爹孃都是有骨氣的正直之士,她爹爹更是我大周的忠臣。”

張詠道:“朝露姑娘,到了京城見了陛下,你一切就都安全了。

你和陛下年紀差不多,想必陛下一定會喜歡你的,那以後再也不會有人能欺負你。

隻是麵見陛下,是絕對不能攜帶利器等物的,還請姑娘將這短刀交給我,我來給你保管此你爹孃的遺物,絕不會丟失。”

第五朝露歪著小臉想了想,因這些天來,不論是在晉州節度使府等待的二十多天,還是啟程往汴京而行的這些天裡,身邊眾人都對她很好,與以前的處境是天壤之彆,因而她心中的安全感日增,對張詠等人的信任也是日增。

第五朝露微笑道:

“大哥哥,奴奴相信你的話,那奴奴這把爹爹遺下來的短刀,就由大哥哥保管吧。”

第五朝露放下了馬車的木窗,過了一會兒,從貼身的短褻裡拿出了那把短刀,打開木窗,將之交給了張詠。

張詠接了短刀過來,第五朝露向他微笑了一下,放下了木窗。

張詠心中一陣惆悵,愣了好一會兒,這才抬步走回了自己乘坐的馬車。

四月二十六日午後,練完武後的柴宗訓正在皇儀殿中查閱自己登極以來首次科舉準備情況時,太監總管湯啟來報:已如期在皇宮外朝東南角圍了一大片院牆,建成了一座新軍營及一座兵工廠。

柴宗訓心中大喜,乃在禁軍護衛下,隨湯啟前往視察兵工廠。

這時代長年戰亂下來,地廣人稀,即使是大周的京城,空地也不少。

看到新軍營和兵工廠占地頗廣,方圓計五百畝地,而其中的校場、廠房、生活區皆按自己的意思,修建的井井有條,可供幾十萬軍士和工人生產生活,柴宗訓十分滿意,連誇湯啟辦事乾煉。

湯啟臉上笑開了花,小心翼翼的道:

“陛下,奴婢的家人自蒙陛下大恩,得以遷入京城居住。

奴婢的弟弟今年剛滿十六歲,也想要為陛下效犬馬之勞。這小子頑劣,冇有什麼本事,就是平日裡學會了點工匠手藝。”

柴宗訓點點頭,道:“湯總管乃朕心腹之人,隻要你的家人奉公守法,可量才擢用,安排進兵工廠裡管理,給朕監督好兵器生產。”

回慶壽殿的時候,一名太監快步來報:韓徽和張詠等人已帶回大批大周各地的孤兒,此刻正等在京城東門朝陽門外。

柴宗訓奇道:“韓徽、張詠他們為何不直接帶孤兒們到皇宮來見朕?”

這傳信太監臉帶尷尬,道:

“陛下,奴婢也不清楚,隻知城門處的禁軍軍士上報稱,韓大人和張大人他們帶回來的孤兒人數太多了,守門的禁軍將領實在不敢做主放他們進城!”

柴宗訓好奇心大起,當即傳令起駕往朝陽門,親自檢視。

大內侍衛(宿衛諸班直)隊長陳季興一聽皇帝要出宮,生怕擔不起這責任,立刻派手下軍士去通報給殿前司都點檢韓通。

不一刻,韓通帶著五千名禁軍精銳,大步流星的趕了過來。

柴宗訓心中也有點擔心目下大周京城中的安全狀況,見到韓通到來,當即道:

“韓愛卿來得正好,這就陪朕前往朝陽門看看情形。

湯總管即刻派人上稟母後,請母後放心,朕一會兒就回宮中。”

韓通對皇帝柴宗訓的旨意向來從無推諉,立馬答應了下來,心想:

“陛下即想去朝陽門看看,有臣率五千名精銳保衛,豈能有什麼問題?

況且京城如今皆是我禁軍殿前司和張永德的侍衛親軍司值守,皆忠心於陛下之臣,必無差池。”

韓通當即點起五千名禁軍精銳,侍侯小皇帝柴宗訓登上一輛宮廷馬車,圍得裡外各三重,簇擁著他往皇宮外行去。

行了約十多裡路,禦駕已到朝陽門前。

守門禁軍將領前來參見後,和韓通等大群禁軍一同陪著皇帝柴宗訓,登上了城樓。

柴宗訓往前走了幾步,在韓通等禁軍重重護衛之下,來到城牆邊向下望去,不由大吃一驚。

隻見城牆下密密麻麻的站滿了各州府前來京城的孤兒,人數粗略看去,起碼有二、三十萬人,宛如海洋。

這些孤兒大多數人,皆蓬頭垢麵,身上衣衫破爛,不過看臉色還可以,冇有麵黃饑瘦之感。

數百名衣甲鮮明的禁軍親衛站在孤兒們的人海中,又有幾百輛馬車被圍的水泄不通。